中國西藏網 > 文史

高原逐云放聲唱

李歡 發布時間:2020-05-19 10:26:00來源: 西藏日報

  高原上的黨益民追逐著彩云的腳步,下基層、走邊關、對冷月,醞釀詩情,涵詠詩句,或紆徐低回委婉、或率真高亢嘹亮,肆意地彰顯高原人的精神氣質,構筑高原兵的家國情懷。大致而言,黨益民近來的詩包括三種類型,分別是高原行述詩、高原戰士詩、高原思親詩,三者有機融合,構成了他高原書寫的全新追求。

  黨益民的高原行述詩,多是他就行走中所見到的某一些景致,順勢而發,書寫個人情思。在這種類型的詩中,我們看到的是充滿生活智慧的黨益民的沉思。他的詩句一般都比較短小,他沒有刻意體現審美驚奇,完全是寫意式的翎羽捕捉,以小見大、以淺見深。黨益民的處理方式往往是先從眼前的景致著眼,而后全新地展現他對景致的理解以顯現個人豐厚的情懷。比如,他的林芝組詩《一座害羞色山峰》中的六小節,黨益民著力展現的是高原云的風姿,讓我們看到不一樣的云的情態。第一首“害羞的南迦巴瓦峰/總是躲在云朵后面/不讓人看見她的真容”,在黨益民的筆下,以擬人的方式將南迦巴瓦峰少女化,引發了人們無限的遐想;第二首“雨給河拭淚/云給山撫慰/杜鵑貼著草地飛”,立體式的呈現出天上的雨、云霧籠罩的山、草地上高飛的杜鵑三者交錯動感的情態,黨益民敏銳地捕捉到了這一難得的景致,按下快門,攝取了一幅高原水墨畫,體現出高原生態的自然和諧唯美;第三首“山頂上的那朵祥云/請你幫我看一看/我的心上人來了沒有”,寫出了戀愛中的青年男女日夜縈繞在心頭的是戀人的姿容,內心的感受沒辦法直接呈現,只能借助那高山頂上的“那朵祥云”寄托無盡的情思,與倉央嘉措“在那東山頂上/升起皎潔月亮/未嫁新娘的臉龐/時時浮現在我心頭”同一風味;第四首“天上云/地上花/遠遠奔來一匹馬”,或許可以理解為是承接上一首詩的情致,祥云、鮮花的美好景象已然鋪就,只等“我的心上人”的出現,而遠處怒馬狂奔,帶來的是心靈的悸動,這首詩又與屈原《湘夫人》的明月祥云寄相思有一定程度的相似;第五首“無論祥云/還是烏云/都是一腔淚”,打眼看去,似乎要表達的是天上的云最終只是地上的水的意思,但若仔細咂摸,尤其是與前幾首詩整合在一起理解,我們能夠看到戀愛中的人無論是等到心上人與否,內心的感情如同云雨一般,淋漓盡致地予以表現,歡笑是一腔喜悅淚,悲傷是一腔傷心淚,天上的云雨紛飛與地上人的情感在特定的情境中結合在一起,包孕更深廣的人間氣息。但是黨益民還是希望有情人終成眷屬,希望人間充滿愛的芬芳,于是在第六節“白云摟著山的腰/分外妖嬈/山,感覺挺好”中,白云與山親密地融合在一起,充分吮吸著愛情的蜜汁,“感覺挺好”。通過這六小節,黨益民為我們呈現出一幅愛情生活的美好篇章,盡管其中有焦灼、有期待、有失望,但最終還是走向了生活的完滿。

  黨益民的另一組行述組詩《真想嘶吼一聲》點染的則是西藏高原行走過程中的片語凌思。高原的空曠、風的嘶吼、王朝背影的遠去、山石上小鳥的孤單、日土巖畫的遠古記憶、通天河里魚兒的凌躍等,黨益民無意探究這些自然、歷史、人文現象的生成,只是關注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的瞬間感動,在細微處極力壓抑住個人激動的心懷,以簡短的詩句展現西藏高天厚土的深沉與寬廣。

  黨益民的高原戰士詩,展現的則是戍邊戰士的偉岸與內在的倔強,這是黨益民以往文學創作中屢見不鮮的文學情致。黨益民從軍近40年,火熱的軍營生活是他最熟悉的,也是最讓他動容的,當他以詩歌的形式展現高原將士們的精神世界時,浮現在他心頭的不僅有眼前的年輕戰士們,還有潛藏在他心靈深處的戰友們的音容笑貌。幾乎可以說,他的每一首高原戰士詩,背后都有一個平凡而偉大的故事,他把那高貴的單純和靜穆的偉大用簡短的詩句予以彰顯。如組詩《高原的底色》中“雪山下有兩座墳塋/一個是你/一個是另一個你”,在黨益民的小說《一路格?;ā?、報告文學《用胸膛行走西藏》中,兩座墳塋的故事曾多次出現,在詩歌書寫中,黨益民壓抑住自己痛徹心扉的情感,淡然地處理這一題材,“一個是你/一個是另一個你”,無論墳塋中葬著的是哪一個“你”,戰友“你”勢必永遠鐫刻在高原戰士的心中,永遠與西藏高原融為一體;“高原上的女兵/臉紅,唇紫/她們說,省了胭脂”,在這樣的自我調侃中,我們更看到了高原女兵的堅韌與風險,這一場景在《用胸膛行走西藏》中同樣出現過,高原兵不易,高原上的女兵更是要承受常人難以領會的苦痛,但是為了神圣的理想,她們義無反顧地選擇了“不愛紅裝愛武裝”的生活,她們是真正的“軍中綠花”,通常意義上的美無法概括她們精神高地的偉岸。黨益民噙著淚水,寫出他和他的高原戰友們精忠報國的無悔人生。贊揚高原戰士如修竹般的堅貞衛國信念,如格?;ò阍咴挠乱?,勝過雪蓮花的高潔,最終勢必贏得英雄花的歡笑。

  當戰友遭遇不測,黨益民不再刻意壓抑情感,而是盡情地抒泄心中的悲傷,詩歌《雪崩》可能是黨益民文學創作中少有地釋放情感的作品。在聽聞一位戰友病重,正在搶救的消息后,黨益民淚雨滂沱,無法自抑,他慨嘆“高原是一把鈍刀啊”“一天又一天/一月又一月/一年又一年/一直在傷害著你/只是你不知道/或者你裝著不知道/照樣巡邏放哨/照樣野戰奔跑/照樣一臉傻笑/照樣對遠方的妻子說/別牽掛,我很好”,但“回到內地卻突然病了”,戰友軍旅生活的一幕幕浮現在黨益民的眼前,這記憶越鮮明,他的痛苦越深厚,他越為年輕的戰友和戰友的家庭所擔憂。從軍多年,黨益民深知軍人的職責、軍人對家庭的愧疚,戰士們一頭扛起的是祖國的平安,一頭還要扛起家庭的幸福,但是在抉擇的時候,他們選擇了“守衛的地方/沒有雪崩”,自己的身體和家庭卻要承受“雪崩”的考驗,為此,黨益民“無語淚崩”。從“雪崩”到“淚崩”,我們看到高原戰士“斗罷艱險在出發前”、拂拭淚眼踏新程的堅決與果敢,也看到了拳拳戰友情的真摯與深沉。

  2014年,黨益民創作了悼念母親的長篇散文《眾人是圣人》,表達出兒子對母親的深切的愧疚與永遠的追念,那一句“2014年11月21日,世界上最愛我的那個人走了”,令多少人為之淚眼朦朧。2017年,重返高原的黨益民又寫下了悼念母親的詩歌《遙寄母親》,“媽媽,西藏下雪啦/您那里下了嗎”的詩句,至今讀來都讓人難以釋懷,“漫天飛舞的雪啊/每一片都閃動著晶瑩的淚花/那是兒子千萬個悔恨和牽掛”,以此表達對母親的殷殷思情。近來,黨益民又創作了一首《母親》,其中表達出“十年生死兩茫茫,不思量,自難忘”的濃郁的情感?!赌赣H》一詩,黨益民看似平靜地記夢,實則是夙興夜寐的深沉的思念,不過思念母親的感情經過幾年的消融,已不再如前幾年那么地難以抑制,但才下眉頭、卻上心頭的疼痛感卻愈發地椎心泣血。

  總體上看,本年度黨益民創作的詩歌,都有一個明顯的特點,就是擇取生活中某一片段,剪斷其與生活的聯系,并以此為契機,營造個人化的詩歌風味,極力展現黨益民詩歌創作的場景化、寫意式的創作個性。當然,這也與黨益民處處留心生活細節、時時捕捉生活意趣的創作意識有密切的關系,也就是說黨益民一直都在詩歌現場,一直都在尋找屬于自己的詩歌現場的句子?;蛟S這三種類型的詩歌會成為黨益民近一個時期著力開拓的詩歌空間。

(責編: 李文治)

版權聲明:凡注明“來源:中國西藏網”或“中國西藏網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歸高原(北京)文化傳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體轉載、摘編、引用,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,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  • 那一抹潔白

    美麗的藏族盲女透過黑暗看到了內心的光芒,陽光在這個季節患上了白內障,最愛的紅裝被解開,只留下素裹貼身。[詳細]
  • 國際博物館日 西藏自治區文物局開展文物線上推廣活動

    5月18日是“國際博物館日”,這一天,世界各地的博物館都會舉行宣傳、紀念活動,讓更多的人了解博物館。[詳細]
  • 格?;ㄩ_

    她是一名轉業軍醫,軍醫大畢業后在青藏線部隊醫院一干就是十幾年。近年來,由于她的父母身體多病需要人照顧,加上部隊精簡整編,無奈之下脫下喜愛的軍裝,回到了故土中原。[詳細]
安徽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